分裂的球球

小说追剧追星综艺,热血抑郁沙雕,《地狱变》和《人间失格》,只搞自己喜欢的。墙头众多,审美异常,相当暴躁,极度变态,脏话挺多,蛮不讲理,惹毛了我就捶你。

希望自己在2019年可以依旧对这个世界充满爱和希望❤
好好活着❤

看了一集中途没忍住哭了。建立在贝姆的温柔善良之上的歧视和侮辱,真的让人觉得痛苦。

今天过年了!!!买的原版漫画也到了,分装的立牌也到了!!大家是真的可爱,简直暴风哭泣!!!

大中午的,眼都要哭瞎了(ಥ_ಥ) 

【开久组】不良的自我修养

严重的文!题!不!符!好像是开久组的沙雕日常??其实是不会起名字了……

我可能是飘了,作业写了一半实在是写不下去了……然后我就……今天可能是要把手码断???

Emmm我知道ooc了……嗯……随它吧……





  话说好像人类这种生物很复杂。具体体现在对待同一个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

  嘛……好像有一个例外……

  “相良!你真是恶毒啊!”

  “相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根本没有心啊!!!”

  “开久的相良!卑鄙无耻!!”

  “你真的没有良心啊相良!”

  “啥?”相良一脚踢飞了最后一个人,轻轻晃动自己的小腿。

  看看倒地不起的人,又看看皱着眉的相良,智司偷偷勾起嘴角:“最近说这种话的人还挺多的。”

  相良掏掏耳朵,做出一副“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回复到:“哈,所以最近所有的人都怎么称呼你呢智司老大。”

  看着已经有点炸毛的恋人,智司很有求生欲的没有接话,他把掉在地上的两个人的书包捡起来,拍拍上面的灰。

  “晚上吃寿司?”

  “旋转寿司。”

  “有时候吃点贵的也可以。”

  “不要瞧不起旋转寿司啊智司!”

  “好好,是我错了。”

  “开久的老大竟然随随便便向别人低头,开久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相良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智司把烟直接夺走,连带打火机一起。

  “但是你不是别人,而是恋人,不是吗?”

  “……什么嘛……”相良抢烟的动作一顿,他放下胳膊,把手揣进口袋,“走吧,我饿了。”

  智司悄无声息的笑了一下,走到和相良并排的位置,两个人向着寿司店前进,风带着两个人的声音传过来:

  “智司……你是不是瞒着我偷偷补课了?”

  “……没有。”

  “嘁。”

  看着墙上贴着的“禁止吸烟”的标志,相良开始了这顿晚饭的第十一次后悔。

  “怎么了,没胃口还是不喜欢?”智司看着相良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头发跟着动作一起上上下下。

  相良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筷子放下,说:“还是旋转寿司好。”

  智司顿了顿,也把筷子放下了。他看见对面的盘子里,新鲜的金枪鱼已经被折磨得不像样子。

  “抱歉,这次是我没考虑周全。”

  “嘁。”相良又白了智司一眼,智司知道这是没有特别生气,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再说点什么,突然从隔壁桌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

  “妈妈,这个哥哥好凶哦。他凶另一个大哥哥哎!”

  “哎?!”孩子母亲惊了一下,一下子搂住自己的小儿子,一回头看见相良正在看着她,这让她不禁抖了抖。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冒犯您了,小孩子不懂事,我以后一定好好教他。”看着这个母亲小心翼翼的样子相良心里突然觉得有点火大,桌子底下智司轻轻用膝盖撞了撞他的腿。

  “吃饱了。”

  相良“哗”的一声站起来,拎起搭在椅子后背上的外套就径直向餐厅门走去。

  智司快速结了账,看了一眼抖的更加厉害的孩子母亲和店里其他看热闹探头探脑的顾客,他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也跟着追了出去。

  踢着路边的垃圾,相良越来越觉得憋屈。

  “这算什么?”相良用力踢向一个食品包装袋,可惜这个袋子没有听话,轻轻落在了相良跟前。

  “可恶!!”可恶!不能在公共场合闹事,女人和孩子也不能动手!可恶!好烦好烦好烦!

  智司从店里追出来就看见了正在对着垃圾发脾气的相良,脸颊不自觉的变得鼓鼓的,真可爱。

  “生气了吗?”智司蹲下去看着地上那个食品袋,一点也不嫌弃地伸出手捡了起来,“怎么样,再踢一次?”

  相良撇撇嘴,伸手把食品袋打掉:“不了,好脏。”

  智司看着蔫了一样的相良,突然拿出手机,一顿操作猛如虎。

  “喂,智司你干什么呢。”真是的,一个两个惹人烦就算了,智司竟然现在玩手机!!

  操作完毕,把手机放回去,智司直接握住了相良的手腕:“走吧,回家,我定了寿司外卖,现在回去正好能赶上。”

  “哈??”

  直到坐在餐桌前拿起筷子,相良还处在有点懵的状态。

  “你这是干什么。”

  “给你吃你想吃的。”

  相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气氛就这样尴尬的沉寂下来。

  “真是的,跟你在一起以后感觉自己都快没脾气了。”

  智司把相良喜欢的刺身转向对面,然后放下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

  “不良就是不良,该有脾气就有脾气。”

  “虽然他们说的话我都当放屁了,但是你说的这么轻而易举还真的让我有点火大啊智司。”

  “没良心的人。”

  相良挑了一下眉毛,嘴角扯出一个向上的角度:“你说什么?”

  智司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再一次重复到:“没良心的人,和你一样,大家都这么称呼我们。”

  “哈哈……”相良低下头小声的笑了,“那你倒是没怎么受影响,反倒是我,你在心里嘲笑我了吧,智司。”

  “没有。其实我自己还觉得这样挺好的。”

  “……”

  “作为开久的老大,我不用有大多良心。那些为数不多的良心,光留着爱你都还不够。”

  相良默默抬起头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刺身。

  “那个,智司……”把嘴里的饭吞下去,相良想了想还是问到:“你果然是瞒着我报了班吧?”

我滴妈鸭,少主忒好看了叭!!!

【开久组】情趣

  依旧既不辣也不带感……为什么这种主题我还能写成小清新???


  开车挑战失败,我还是当我的沙雕吧("▔□▔)


  哪位太太能写dirty talk,请(递笔)


  ooc属于我……


  这次接受批评了……

 






  对于不良来说,不会弹舌是不合格的。


  而对于恋人来说,没有情趣也是不合格的。


  相良觉得片桐智司这个男人,作为恋人相当不合格,哪怕他是一个合格的不良。


  晚上躺在床上,相良觉得自己心痒痒的。他扭过头看着正在看书的恋人,不爽的把他的书拿开。


  “怎么了?”


  相良看着智司放下头发就一脸纯良的样子,越来越上火,突然凑上去咬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嘴唇移动着,挪到了喉结。相良伸出舌头慢慢的舔着,听着恋人逐渐粗重的喘息声他偷偷的笑了。


  “要做吗?”他恶劣的在恋人的耳边说着,感受到智司的身体越来越僵硬,相良的心里越来越得意。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在慢慢上升,就在智司马上要忍不住的时候,相良突然下床走进了洗手间。


  被留下来的智司实在不知道相良到底想干什么。他呆呆的看着相良带着一脸水渍回来,上床,说晚安,关灯一气呵成。


  智司:“……”


  这件事并没有成为一个意外事件被揭过去。因为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每天都在重复这样的事情。


  一个不停的挑拨,心里得意,另一个被撩拨起来了,却要自己解决,憋屈的感觉越来明显。终于有一天,智司爆发了。


  相良费劲把恋人的脑袋推开,喘着粗气眼里却带着一丝兴奋。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智司意外的从床头摸出一包烟抽了起来。


  相良把烟抢过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搂住恋人的脖子凑了上去。


  “智司。”


  片桐智司的理智已经快要燃烧到所剩无几了,他暴躁的把烟掐灭,直接把相良推倒在床上。


  相良用胳膊捂住脸挡住智司落下来的吻。把胳膊扯下来又放上去,来回几次,把智司也折腾到没脾气了。


  “算了,去洗澡吧。”智司正准备把烟点燃,一扭头发现自己的恋人正一脸凶狠的看着自己。


  “啊啊啊智司!!!”相良扑到智司身上,“你一个不良为什么这么纯情啊啊啊啊!”


  “???”


  相良突然觉得有点累,他靠在恋人的胸口叹了一口气:“开久的老大在床上既没有花样也没有下流话……说出去你觉得你会不会被嘲笑。”


  智司终于明白相良这一个多星期到底在干什么了,越想越觉得好笑,最后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智司你个混蛋,笑***啊!!”


  智司伸手握住相良的肩膀,一使劲就把他压在了身下。


  “说明白不就好了,既然喜欢那我们就来尝试吧,从头到尾啊相良。”


  第二天开久的老大竟然没有迟到,原因是他根本没来。


【开久组】习惯

一个既不辣也不黄,一点也不带感的流水账日常……

我知道ooc了……

今天也是不接受批评的一天(́ಢ.౪ಢ‵



【我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我把一切都准备好】


  早上醒来的时候,阳光早就偷偷渗进了卧室里,片桐智司把枕在他胳膊上的脑袋挪开,从一旁拿过一只粉红色的兔子,把相良的头轻轻放在兔子的肚皮上。


  智司走进浴室,在两个牙刷上都挤上牙膏,洗完脸之后又在盆里接上还烫的水。走出来,毫不意外的看见相良还在撅着屁股在睡觉。


  智司把窗帘拉开,走到床前,把相良的眼罩拉上去。感受到阳光的照耀,相良难受的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但是马上就停止了。


  清醒了的相良表示,我绝对不会发出哼唧的声音。


  相良开始刷牙,橙子味的牙膏比智司的薄荷味要温柔许多。吐掉最后的牙膏沫,把手伸进盆子里,温热的水舒服的不行。浴室门口放着叠好的衣服,把睡衣脱下来直接扔进衣篓,相良走到桌子前开始一个一个的带上他的戒指。


  走出卧室,刚刚好听见榨汁机停止运作的声音,走进厨房,从墙上取下围裙,智司接过来套在身上之后,相良直接在他身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端着两杯果汁走出去,把餐具摆放好,智司刚好煎好三个太阳蛋。相良端着两个盘子走出去,把那个有两个鸡蛋的盘子放在对面。


  吃过早饭,智司端着盘子走进厨房,相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到门口,把今天要穿两双鞋子拿出来,换好鞋子出了门。


  当智司也走出家门的时候,相良一根烟刚好抽完。智司把烟头从他的嘴里抽出来,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橘子糖。相良嘟嘟囔囔的接过来,然后把剥下来的糖纸递过去,智司用糖纸包住烟头揣进了口袋里。


  一路上晃晃悠悠走到了学校,把垃圾扔进垃圾桶,又把书包放在沙发上,智司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相良坐在旁边,身后垫着智司的书包,缓解了腰痛,发出了短短的一声叹息。


  一群人凑在一起,打着牌说着闲话。不要小瞧不良们的心,谁能想得到千叶最大的情报组织就是开久呢?多亏了一群八卦的男人。


  快到中午,在街上溜达结束的智司回来了,带着咖喱。相良接过这份淋了酱油的午饭,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剩下智司开始了自己雷打不动的午休。


  吃过称心的午饭,身后跟着小弟四处游荡的相良有些无聊的踢着大街上的易拉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无聊,无聊就是无聊,一脚踢飞一个人也无聊。


  今天也早退吧。


  任性的相良大人说做就做,跟着智司在工作日的下午去了商场。


  推着推车的智司和相良进了商场就原地解散了。当家庭主妇们开始聚集,为晚饭开始做准备的时候,两个人及时逃离了人群。


  智司接过相良手里的生活用品,从自己的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包薯片。


  “原味的卖完了吗?”


  “啊。只剩芝士味的了。”


  “嘁。”


  没有吃到喜欢的口味的相良大人不怎么开心。


  “晚上吃牛排。”


  相良大人表示真男人就要吃肉,牛排很让人满意。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也不妨碍相良吃完了整包薯片。拎着包装的一角甩甩,只掉下来一些渣渣。


  “没有了,智司。我今天不能吃两包吗?”


  “不能,你还要吃晚饭。”


  “嘁。打游戏没有零食就没有了灵魂。”


  嘴上不服气心里也不服气的相良在看见滋滋冒油的牛排的时候就把零食的事情放在了一遍,甚至忘了自己游戏输了的事情。


  先吃完的相良瘫坐在椅子上,动也不想动,等到智司也吃完,收拾盘子走进厨房之后才慢悠悠站起来走进卧室。


  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随意的扔在桌子上,从衣柜里拿出两件浴袍,不喜欢泡澡的相良快速的洗完了澡,顺便把浴缸放满水。


  “智司!”


  “啊!”智司把最后一枚戒指也按照顺序摆好,接过毛巾开始在相良的头顶上为所欲为。


  “头发是不是该补色了。”


  “虽然很麻烦,不过确实。”


  “灰色也挺好看的。”


  “不要。”


  蹂躏完相良的头发,看着他钻进被窝,智司拿着浴袍走进浴室。泡澡什么的太舒服了。


  把所有的衣服分类,可以机洗的扔进洗衣机之后,智司擦着头发走出来,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坐在床边看起来。


  卫生间的洗衣机停了,智司放下书站起来,相良把手机放在一边转过身来,在书里加上书签放回了书架上。


  收拾完毕之后,智司带着一点冷气上了床,让相良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还拿着手机苦苦挣扎的相良实在是太过可爱,智司忍不住把他搂紧怀里。相良还是没坚持住,闭上了眼睛。


  在对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智司把手机放到床头,拿过眼罩给相良带上,顺手关上了灯。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打架斗殴争地盘,只有蛇村谈恋爱(〃'▽'〃)

【开久组】模仿

幼儿园文笔,不准批评我,批评我我就改(:3_ヽ)_

但是不接受人参公鸡(:3_ヽ)_

没有逻辑,所有过程都是我胡诌的,请勿细究

如果有撞梗请联系我删除或修改

ooc属于我

  古川警官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在睡梦里。看了看外面没有完全下落的月亮,他叹了口气,悄声离开了家,临走之前瞅了几眼睡得正香的小女儿,在小姑娘的额头留下一个轻柔的吻。

【爸爸今天也会努力工作的。】

  但是情况非常不乐观。

  “初步的尸检已经出来了,尸体死于昨晚十点至十二点之间,尸体身上共有大大小小五处伤口,致命的伤口是胸口的刀伤。”

  古川警官翻了翻手里的报告,在一个地方停顿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着面前正在报告的小警员询问道:“刀握在死者手里?”

  “是…是的。”小警员紧张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刀是在死者手里的,现在正在检验指纹。”

  古川警官没有再询问下去,仔细看了看慌乱的现场就回到了警局。

  没有等多久,凶器的指纹已经确认完毕,结果显示凶器上只有死者的指纹。

  “这是自杀吗?”小警员问。

  古川警官没有立刻回答他,他的大脑正在迅速的运转,2025年10月7日半夜十点到十二点,身受五刀,致命伤为胸口刀伤……这一切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

  突然之间门开了,同组的小林警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叠纸。

“死者调查清楚了。”古川警官走到跟前接过了调查报告。

  “死者片桐智司,25岁,是附近片良组的组长。昨天晚上七点他在组里开了大会,大概八点半左右结束了,司机把他送回家,大概是九点多。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司机昨天夜晚案发时间在家里,已经取得了不在场证明,组织其他成员的不在场证明还在取证。”

  “等等,这是不打算按照自杀的方向去想吗?”年轻的小警员很惊讶。

  小林警员笑了笑,回答道:“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两年前的同一天,也就是2023年10月7日晚上十点到十二点,片良组副组长相良猛死于家中,死因同样是身受五刀,与片桐智司的死亡方式一模一样。”

  “而且作为一个组织的组长是不会轻易自杀的。片良组的声誉很不错,片桐智司在这一带是很有名望的人。”古川警官补充到,“我刚才就在想为什么这么熟悉,原来是这样。”

  小林警员点了点头,接着说:“但是还有更麻烦的事情。我们从片良组的一个组员嘴里得知,当初杀害相良猛的凶手早就已经被组织里秘密处置了。所以这次到底是谁以同样的方式杀害了片桐智司完全是个谜。”

  古川警官没有说话,年轻警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古川警官问道:“片桐智司开的什么会,你们知道了吗?”

  “没有,那个组员唯独这个什么也不肯说。还有那个片良组秘密处置的事情……”

  “这件事就忘记吧,有了一个组员的口供有什么用。我们还是先处理片桐智司的事情,这件事处理不好,可能这一带的黑社会都要脱离控制了。”

  “了解!”

  古川警官点点头,把任务分配下去,所有人就离开了。


  深夜,古川警官坐在书桌前仔细的看着现场照片和报告。古川夫人轻轻走进来,放下了一杯咖啡,正准备悄无声息的再走出去的时候,古川警官突然把她叫住了。

  “怎么了?”古川美奈子看着她紧皱着眉头的丈夫。

  “美奈子……假如有一天我被杀了……你会怎么样?”

  “你在说什么啊!”这个话题让古川夫人大惊失色,她不理解为什么要做这种假设。

  古川警官站起来抱住受惊的妻子,他轻轻拍打妻子的后背让她镇静下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一个案件,有些新的发现,我…联想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吗……”温柔的古川夫人没有再问下去,她仔细思考着丈夫的问题。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美奈子像是得到了一个合适的答案,她看着自己丈夫的眼睛认真的回答到:“如果我们没有绘里,我大概会随你一起去吧。”

  古川没有说话,他只能紧紧抱着自己的妻子。他的答案是一样的,假如一直支持他,在事业低谷也没有抛弃他而是选择和一起承担的妻子走了,他也不准备独自活下去。

  第二天案情有了转机。

  浅井诗织从进了审讯室就一直在抽烟,小林警员忍不住制止了她。

  “你和片桐智司什么关系?”

  “我说警察先生,你们都把我带到这里来了,还不知道我和他什么关系吗?”浅井笑了。

  “请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嘛,真无趣。就是你们以为的样子了,大概就是所谓的情妇吧。”

  “什么叫做我们以为?”

  “就是表面意思咯。”

  再怎么脾气好的警员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敷衍,古川警官走进审讯室,拍了拍小林警员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自己继续审讯。

  古川警官没有说话,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既熟悉又陌生。

  “我说,如果不问的话就让我回去,我也是有事情要做的。”

  “着急做什么?是想销毁证据?”

  浅井瞪大了眼睛:“警官可以随便怀疑别人吗?我怎么会杀害片桐智司?”

  “因为他不爱你,不,应该说他和你的关系有些特殊。”

  “呵,你在胡说什么。”

  “你和他应该不是所谓的包养关系吧。”古川警官没有受到浅井的影响,继续问到。

  “……你说得对,我和他根本没什么关系,他那个恶心的……”浅井顿了顿没有接下去,“反正我只是假装是他的情妇而已,反正有钱拿,我为什么不做这个生意。”

  “自己的魅力一直被忽视,让你很不甘心,渐渐变成怨恨,所以你就杀害了他。”

  “不是的!我没有杀他!”

  “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出现在案发现场?”

  “我只是去要钱!前一段时间我欠了一大笔钱,我准备昨天晚上去找他要钱的,谁知道我去的时候他就已经……”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报案?”

  “我怕你们怀疑我!而且像他们这种黑社会到底怎么死的谁知道?万一我报警了被报复怎么办?”

  浅井的情绪很激动,古川警官没有过多的在意,审讯就这样持续进行下去。

  从审讯室里出来,古川警官已经有些疲倦了。

  “怎么样?要不要先休息?”小林警员快步走上前询问情况。

  “不用了,现在去申请搜查令,搜查浅井诗织的家里,重点去找一封信。”

  年轻的警员恍然地问到:“该不会是……”

  “是的。”古川警官抬头扫视了一圈,“我们要找片桐智司的遗书。”

  东西很快被找到了,很快案子被断定为自杀而结案。

  结案以后按理来说应该会很放松,但是今天的庆祝聚餐气氛却很沉重。

  “那个……”年轻的警员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看向古川警官,问到:“前辈是怎么知道……”

  所有人都在警员出声的时候一齐看向古川警官,顶着众人的目光,警官叹了一口气,缓缓回答:“本来片桐智司能被杀就很奇怪。他很强,但现场既没有打斗痕迹,他的体内也没有任何药剂的使用迹象,这让我开始怀疑自杀的可能性。这个可能在我审讯浅井的时候变成了肯定。”

  “为什么?”

  “我问她,从片桐智司的公寓到底拿了什么?她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眼睛飘忽,双手不自觉的抓住自己的胳膊。这说明她只拿钱的话是在撒谎,她一定不止去拿了钱,一定还拿了别的东西。”

  “她为什么要拿这这个东西!”

  “我问你们,一个事业成功的人一直对你温柔体贴,你可以不动心吗?但是这个你爱的人一直喜欢别人,甚至为那个人而死,你会怎么样?”

  “大概会不甘心吧……原来是这样啊。”

  年轻的警官跟着所有人一样唏嘘了一阵,突然他又想起一个问题:“那前辈是怎么知道相良猛和片桐智司……”

  古川警官低头喝了一口茶:“你们不觉得浅井很眼熟吗?”

  接到提问的众人开始讨论,他们被这么一提醒也觉得浅井诗织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

  “相良猛……”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小林警员突然出声,让所有人恍然大悟。

  “嗯,对,浅井诗织和相良猛非常相像。”

  “也就是说……”

  “啊,片桐智司喜欢,不,应该说,他爱相良猛。相良猛意外被害,片桐智司四处寻找凶手,偶然发现了浅井诗织,发现这个人竟然和自己的爱人如此相像,就留在了身边。”

  “没有想到黑社会还会这么有情有义,自己捅自己五刀该有多痛啊……”

  聚会结束,古川警官回到家,看见小女儿还在写作业。

  “我回来了。”

  “爸爸!欢迎回家!”小女孩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爸爸面前,在父亲的脸上留下一个吻。

  古川美奈子在一旁替的丈夫把衣服挂起来,接受了来自于丈夫的一个面颊吻。

  “怎么了,今天好像不太开心。是案子……”

  “不是!”丈夫打断了妻子的猜测,他抱住妻子,又抱抱自己的小女儿。

  “绘里,去写作业吧,妈妈和爸爸说会话。”

  “好!”绘里听话的回到了桌子前。

  手里捧着热茶,听完了整个故事的美奈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美奈子靠在丈夫宽厚的胸膛里想。

  古川先生脑子里想着今天看过的那封质朴的甚至是充满了拼音和错别字的遗书,默默地把妻子搂紧了一些。



相良,

  我结束了一切,有头有尾,不必担心我们的心血毁于一旦。

  两年里我实在是太想念你了,这让我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还好大家都在包容我。但是这种包容并不能支撑着我活下去。上一次的快乐好像是很久以前,我让那个人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开心吗?我终于能去找你了。

  人们常说,相爱的人会变的越来越相似。我想了很久我们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最后遗憾的发现没有。既然如此,那么就由我来创造一个相似点。我知道这会很痛,但我不在意,因为我不会比你当初更痛了。

  你不用为我担心,能像你一样死去,这大概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

  等我。

                        智司